优胜从选择开始,我们是您最好的选择!—— 中州期刊联盟
  匿名投稿

0373-5939925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优秀论文 > 其他论文 > 正文

基于新媒体平台的短视频参与式文化

作者:徐珍妮来源:《视听》日期:2019-08-15人气:3

在现代网络社会的背景下,诸如网站、论坛、视频等快餐式文化已掀起大众审美的浪潮。人们利用自身碎片化时间浏览时间短、信息广的媒介文化,在符合自身品味和兴趣的情况下,参与进去,提出自己的观点和意见,期待与他人建立社交关系,从而获得更多的关注。美国作家亨利·詹金斯认为,参与文化是一种能够在艺术表达和公众参与上做到低门槛,为个人创作和分享提供更多强有力支持的,具有在人际交往中所体现出来的多元和民主的价值观。人们相信他们在参与文化中付出是重要的,并能在参与的过程中在意他们所创造内容的看法。

正如短视频这种社交媒体工具一样,它允许人们培育自身的网络关系,并参与到具有强社会关系和体现集体利益的参与性社群中。

一、短视频网站:从网络化的个人主义到集体参与式文化

随着移动终端的普及和无线网络的提速,短、平、快的大流量传播内容逐渐获得各大平台用户和资本家的青睐。一种互联网内容传播方式基于新媒体上传播时长在5分钟以内的短片视频为短视频。

(一)粉丝集聚与集体参与

早期一些视频网站采用的UGC(用户生成模式),让用户可以自由上传视频内容,虽然便利民主,却让人们以个人的、自恋的方式来使用短视频网站,使视频内容的质量层差不齐。如今专业视频网站大多才用PGC模式(专业生产内容——视频网站、专家生产内容——微博),它的内容包括内容生产、内容推广,到品牌的形成,粉丝的汇聚,最终内容品牌被粉丝反哺并进行自推广的整套生态闭环。粉丝文化并非崭新的概念,从詹金斯关于“电视粉丝与参与文化”的早期研究开始,关于粉丝文化的讨论从未停止。粉丝对于媒体文化的接受不可能也不会在完全孤立中进行,而是一直为其他粉丝的活动所塑造,同时也起码部分由于更大的社会文化社群相互动的欲望所驱动。因此,现如今的短视频网站与传统的图文内容相比,其直观的表现形式、多样的内容和极高的互动感都会吸引大量的粉丝群,成为其目前视频领域中的优势所在。

(二)个人主义与集体参与的关系

短片视频可以说是非常个人化、自我中心的,也可以作为集体行动的工具。例如在国内社交媒体比较受欢迎的短视频网站:西瓜视频、抖音和内涵段子等等。人们在虚拟网络上发布一些原创短视频,为了吸引大众的眼球,他们需要想方设法地展示自己的特长、创造或惊险刺激,或幽默风趣的视频,时长控制在5分钟以内,这样才有机会获得大众的点赞和转发,长期如此,也会让创造者在想法上变得更以个人为中心。网络文化多元性的时代,个人和集体之间是密不可分的。在社交网站中,当每个人都活在个人主义的世界里,抛开组群和合作之后,并不能很好的进行创新和发展。如果能加入一个集思广议的社群,共同围绕前进目标和价值观进行讨论和规划,那作为网络中的一员,我们便可以从社群中学习如何与他人一起工作,怎样协助他人完成目标,从而获得群体成员的帮助和支持。

二、短视频下的参与式生产

参与文化并非天生与新媒体兴起有关,但新媒体的出现却强化和加速了文化意义的觉醒,使得很多的参与文化实践在过去的基础上推陈出新。某一个网络平台,如微博、微信或某些技术特征并不能概括参与文化,技术本身无法生产参与文化,只有人可以成为信息和文化的生产者与传播者。因此在参与式文化的影响下,参与式生产逐渐在新的媒介环境中脱颖而出。所谓参与式生产,是指原本作为消费者的一方以智力、体力或情感为资源,逐渐参与到产品的设计、生产、流通等环节,成为产品生产者的组成部分。短视频下的参与式生产是用户通过构思,制作关于自己身边的人和事的一部短片视频,通过网络的发布和传播,获得大众的评价和肯定,从而使用户更加积极地参与到文化产品的生产中去,有利于获得等价连城的媒介文化。如从属于短视频的抖音,它的主要内容从生产到传播,全部由用户主导,用户拍摄并上传自己创作或转发别人二次创作的视频,受众在观看作品的过程中说出自己对此视频的看法又在这个基础上形成了新的内容。短视频的媒体传播性和互动持续性使大众在消费媒介内容的同时,也投身于短片视频的创作中,使视频内容不断创新升级,促进参与文化的繁荣与发展。

三、短视频:参与与抵抗

在今天的新媒介环境中,年轻一代似乎生来就精于新媒体技术,移动网络和社交媒体就像两只无形的手将青年群体联系在一起。他们不需要旁人的提醒和指导,自然而然地便参与到网络文化中去了。参与文化由共同的文化、实践和目标定位,它并不是简单的工具或平台,如发微博或者其他网络文化参与都只是作为普遍意义上的参与文化形式。詹金斯谈及参与文化的概念说,“它指向围绕某些参与行为所构建的亚文化,包括日常化的行为如自拍等,虽然这些日常化的行为必须要与社区或群体(就算只是一小群同学)建立有意义的联系才能够被认为具备参与性。所以,不同形态的文化会实现不同方面的参与性。”在短视频中,许多用户创作和分享作品内容,小众和草根的短片视频表达方式获得了越来越高的能见度。比如受众倾向于观看传统文化题材的短视频,中国的少数民族边疆地区和乡村地带创作的视频,会带来一种神秘感,吸引受众点开观看并传播出去。小部分受众的表达方式通过网络也能够实现更大的社会性,但不排除参与文化会有负面作用。如排外主义和边缘化也会以一种负面的形态呈现出来。这种形态是抵抗中的一种表现方式,“抵抗”一词指的是质疑和挑战社会现有价值的象征性姿态。一些抵抗群体通过对音乐、电影、服饰等符号性的文化抵抗,突出自身的边缘化、颠覆性和批判性的价值观。他们期望社会平等互惠,拒绝从群体成员身上获取经济利益。例如,在抖音短视频中,我们会经常见到类似“#魔性踢腿舞#国外超火的单腿踢”的帖子,一些用户会因为这些有意思的话题参与进去,表现优秀的可以让自己想发的内容因为这个话题在系统中点击率增高,我认为这是一种抵抗的行为,或者说是一种与主流文化相分离,努力追寻草根文化,重视个人创作,试图控制和主导小众文化的表现。詹金斯在他的早期研究中提到粉丝文化,“粉丝圈生成于迷恋和某种挫败感,如果没有迷恋,粉丝不会不断参与;如果没有挫败感,粉丝不会不断地改写和改造。”同理,在参与式文化中也是如此,用户被媒介生产者带入媒介系统中,在选择自己感兴趣的文化产品后,参与并创造新的媒介,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没有得到大众的认可,他们会通过挪用和改造来实现表达。

四、结论

在今天的短视频网站上,我们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媒介生产形式,这些媒介生产方式存在于许多文化群体和亚文化社群中。短片视频以其独特的形式为用户提供广泛参与和彼此分享媒体内容的机会,并加入到参与式生产的环节中来,使用户有机会成为内容生产的主导者,积极地投入文化产品的生产和传播,表明自己的态度和评价,以创新、技术和潮流为前进目标,共同为短视频的数字文化作出自己的贡献。

商业文化主导下的意识形态影响了作为参与式文化和亚文化社群聚集地短视频网站,在与主流文化区别开后,去挑战一些现有的视频论坛,往往经过冲突和抵抗之后,逐渐融合创造出新的文本。


本文来源:《视听》:http://www.zzqklm.com/w/xf/9501.html

网络客服QQ: 沈编辑

投诉建议:0373-5939925    投诉建议QQ:

招聘合作:2851259250@qq.com (如您是期刊主编、文章高手,可通过邮件合作)

地址:河南省新乡市金穗大道东段266号中州期刊联盟 ICP备案号:豫ICP备11023190

【免责声明】:中州期刊联盟所提供的信息资源如有侵权、违规,请及时告知。

关注”中州期刊联盟”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