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胜从选择开始,我们是您最好的选择!—— 中州期刊联盟
  匿名投稿

0373-5939925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优秀论文 > 文学论文 > 正文

试析娱乐化手段在科教类纪录片中的运用

作者:姜亭竹来源:《视听》日期:2019-09-18人气:2

最近几年来,科教类纪录片的数量大幅增加,成为纪录片创作的新潮流。这类纪录片主要是介绍自然知识与科学知识,通常有着较为沉重的主题,生僻的表达,由于其内容与大众的日常生活经历与体验相距较远,呈现着一种被边缘化的趋势。而纪录片首先不仅仅是一部艺术品,凝结着拍摄者的艺术追求与心血,其次它还是一种商品,拍摄纪录片往往需要投入大规模的人力、物力与资金,这就意味着一部纪录片需要在市场流通中获得一定的经济利润,以为其提供进行再生产的动力,形成一种良性的循环。

随着创作理念的不断更新以及创作成果的不断积累,娱乐化理念越来越多地为纪录片创作者们所提及,一批运用了运用了娱乐化手段的纪录片就在艺术性与大众性之间取得了良好的平衡,使得纪录片既叫好又卖座,娱乐化理念成为了当下纪录片创作的一个大方向。

一、娱乐化手段在科教类纪录片中的实现形式        

在大众文化的影响下,纪录片娱乐化的实现形式也日益呈现出多种多样的趋势,比如说科技手段的大量应用,题材的猎奇化,叙事的故事化等等,本文将列举其在科教类纪录片中主要的几种实现形式。

(一)故事化的叙事方式  

纪录片娱乐化的关键就在于“讲故事”,而我国典型的科教类纪录片如《探索·发现》主要的节目内容是以历史文化、地理知识为主的,故事性相对来说比较不足,因此科教类纪录片要想获得观众的喜爱,就必须要大胆地学习故事片中的一些表现手段。所谓故事化叙事就是指在保证内容的客观性、非虚构的条件下,通过悬念的设置等方式来增强影片的曲折度,使得纪录片更具有表现力。

当代纪录片创作的基本理念就是“讲故事”,讲故事不难,讲好故事才难。例如中央电视台于2015年推出的《指尖上的传承》就是典型的例子,这档节目旨在介绍中国古老的手工艺的沿袭。其中的《歙砚》一集就以传承人的故事为主线,来展现制作歙砚的复杂过程,以精彩的故事和精美的制作来吸引观众。事实上,没有人会喜欢枯燥呆板的说教,观众更喜欢在自在舒适的氛围下接收纪录片所传递的内容,从而获得意识形态层面上的升华。

科教类纪录片想要在传递知识的同时引人入胜,悬念的设置是必不可少的。设置悬念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观众的目光,调动观众的胃口,使他们对节目持续关注。在设置悬念方面表现突出的比如中央电视台的《如果国宝会说话》栏目,该栏目每集5分钟,只讲述一个文物,在五分钟的短片中讲述国宝背后的传奇故事,虽然短小却并不粗糙,利用碎片化的传播方式可以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关注我国的国家宝藏。在西方,如果纪录片中没有娱乐化手段的应用,那么便会无人问津。人们之所以欣赏影视作品就是想要在繁忙的工作生活中去纾解自己的压力,因此科教类纪录片中也要掺杂一些娱乐化因素才会吸引眼球,通过悬念的设置让纪录片变得有声有色,使观众在观看的同时也能享受知识的乐趣,真正的做到寓教于乐。

(二)搬演、搬演的运用

纪录片的一个难点就在于历史场景难以复原,因此为了使“故事”能够更加生动,当代纪录片创作者经常采用扮演、搬演的手法。所谓搬演,是指根据实际需要来再现历史环境或发生过的事情,而扮演是指利用人物来演片中已有的人物。扮演与搬演本质的区别就在于二者侧重点不同,搬演重点表现的是事件和场景,而扮演重点表现的是人物。例如纪录片《故宫》就较为频繁地运用了这一技巧,创造性地运用了情景再现的方式,运用丰富的镜头语言在一定程度上还原了故宫的神秘与辉煌,从而细致的向观众讲述曾在故宫发生过的种种。从20世纪末开始,我国纪录片开始逐渐成为荧屏上的新宠,出现了一批以《最后的山神》为代表的优秀的纪录片,但当时由于设备技术方面的限制,纪录片通常采用访谈、空镜加解说的方式,对于一些内容较生僻的纪录片来说,观众很难对其有深刻的理解。而《故宫》这部作品中创新地运用了情景复原的方法,还原出某些历史上曾经存在过的情境,给观众带来了直观的认识,有助于他们更透彻的理解纪录片。在这部纪录片中也同样采用了人物扮演的手法,主要表现在历史主要人物的还原上,例如慈禧太后逼迫光绪帝的选秀场景,光绪帝带着妃子们去给慈禧太后请安时的场景等等,充分发挥了电视媒介的传播优势,给观众打开了靠近这些历史人物的一扇窗,满足了观众的好奇心理。

(三)数字技术的运用

当代纪录片创作一个典型的特点就是高科技手段的运用,每一次新技术的发明与应用都会给纪录片带来节目内容与节目形式上的革新,纪录片也越来与依赖于数字技术的应用。各种新技术例如水下拍摄、航拍、3D技术的引进等等都给观众们带来了新奇的视觉体验。水下摄像机、高倍摄像机的使用使得纪录片的表现对象极大地拓展,无所不包,拓宽了纪录片的表现范围。除了前期的拍摄以外,数字技术也广泛地运用在后期剪辑的各个步骤,通过非线性编辑、录音合成等手段可以给观众带来更加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例如纪录片《圆明园》就大量运用了电脑特技来还原中国历史上的皇家园林,其三维动画的运用大约占据了片中三分之一的时间。再比如纪录片《神秘的星球》主要是向人们介绍天文宇宙方面的知识,其中太阳的诞生以及日珥爆发等内容如果没有三维动画语言的支撑,观众是很难理解的。由此可见,数字技术的运用不仅满足了观众在视觉听觉等方面的追求,同时也能够使影片更加通俗易懂,获得更好的传播效果。

二、娱乐化手段在科教类纪录片中的表现特征

(一)新奇的题材

娱乐化手段在科教类纪录片中主要的表现特征就是题材的创新化。一个好的题材是科教类纪录片成功的前提,它也是创作科教类纪录片的首要步骤。题材决定了整个纪录片的走向,题材不一样,拍摄的方法也就不一样。最近几年以来,自然题材、科技题材的纪录片越来越多,例如介绍张家界美景的纪录片《最美》,央视与英国共同推出的《美丽中国》,全方位的展示了中国的特色美景。除此之外,以动物为主要表现对象的纪录片越来越多,比如说《大自然神秘档案》《中华沙丘鸭》等等。通过这些纪录片,观众不仅可以了解到外面的世界,也拓展了自己的眼界。

(二)高科技的表现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科教类纪录片的表现手段也日益多元,各种高科技手段的运用也使得纪录片更具观赏性,不仅拓宽了科教类纪录片所能表现内容的范围,而且能给观众带来更加真切的体验,使他们享有一场视觉与听觉上的盛宴,使得他们在观看影片时更有代入感。例如纪录片《圆明园》需要重现历史上最为著名的皇家宫苑,但是圆明园早已在八国联军侵华时被烧毁,徒留残垣断壁,但是通过电脑特效进行了还原,制作出了一个虚拟的世界,弥补了观众的视觉体验。不仅如此,各种剪辑手法的运用也打破了过去较为单一的叙事镜头,使得纪录片更具节奏感与跳跃感,能持续吸引观众注意力。

三、娱乐化手段的使用对科教类纪录片的影响

首先,不可否认的是娱乐化手段的应用是纪录片的发展的强劲助力,对于纪录片的持续健康发展也有着积极的作用,其积极影响占据主要地位。但是,娱乐化也存在着一定的弊端,如果为了迎合观众而一味地强调娱乐化,那么纪录片就会失去其自身的意义。因此,我们要在肯定娱乐化积极作用的同时辩证地对娱乐化手段的应用进行分析。

(一)使用娱乐化手段的积极意义

1.增强趣味性

娱乐化手段在科教类纪录片中的应用可以增强纪录片的观赏性,使画面拥有视觉冲击力,吸引更多的观众,使得科教类纪录片由原来的精英视角转向大众平民视角,也使得科教类纪录片由边缘化逐渐走向大众化,走进人们的视野中。例如央视的《探索·发现》栏目虽然主要的节目内容以地理知识为主,但是通过娱乐化手段在其中的应用,是这些看似枯燥的题材也能够具有故事性,获得观众的喜爱。

2.提高收视率,增加票房收益

在趣味性增强的同时,纪录片的票房收益也会增加,这就意味着科教类纪录片的市场价值不断增加,为科教类内容的作品的可持续生产提供了市场的保障。国外就有很多这样的成功案例。根据美国Landmark电影院的统计,2005年票房收入的16%来自与纪录电影,2004年这一比例为15%,而2003年仅为8%。通过这一条数据我们就可以看出由于娱乐化手段在电影中的应用使得其票房逐年升高。近年来,我国的纪录片工作者也在不断的探索中国科教类纪录片娱乐化的发展道路,在我国也出现了很多优秀的纪录片作品。例如在《河姆渡文明之谜》这部纪录片中,就通过大量设置悬念来吸引观众,获得了很高的收视率。

(二)使用娱乐化手段的消极意义

我们应该认识到娱乐化对于纪录片来说是双刃剑,它在促使科教类纪录片逐步走近观众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弊端。纪录片是以现实中的人物与事件为主要表现内容,并对其进行进一步刻画和揭示,其焦点就在于真。在大众文化的影响下,纪录片商业化、市场化越来越多的为人们提及,有一些人为了迎合受众的猎奇心理,获得更高的经济利润,在纪录片中不再重视对于科学知识的讲述,忽视了纪录片对于观众的教育作用,仅仅通过故事化的叙事和大量设置悬念来满足观众的好奇心。纪录片的题材是多种多样的,有历史方面、文化方面、科技方面等等,有的纪录片反映儿童问题,妇女问题,有的则是探讨社会底层人物的生存状态,如果过度地追求娱乐化,就会造成纪录片叙事方式单一的问题,所有的纪录片都采用讲故事的方式会使得我国纪录片的题材越来越贫乏,不利于纪录片的良性发展。

四、结语:把握好娱乐化在科教类纪录片中的尺度

我们强调纪录片的娱乐化,但是娱乐化所倡导的娱乐化理念也不能有悖于纪录片一直所强调的客观性的原则。优秀的纪录片绝不仅仅依赖于娱乐化手段的使用,娱乐化对于纪录片来说只是锦上添花的手段。纪录片的创作者要在真实性与娱乐性两者之间找准结合点,通过讲故事的方式将晦涩难懂的科学理论,历史知识传达给受众。冷冶夫曾在一篇文章中将纪录片分成了不同的档次:单单做到“记录真人真事”的为最低档,能够借鉴故事片的手法来讲述纪录片的为中间档次,在纪录片中凸显出艺术性的为最高档。在今后的艺术实践中,科教类纪录片的创作者应把握好娱乐化的尺度,找准纪实性与娱乐性两者之间的平衡,做到寓教于乐,这样才能生产出更加精良的科教类纪录片作品。


本文来源:《视听》:http://www.zzqklm.com/w/xf/9501.html

网络客服QQ: 沈编辑

投诉建议:0373-5939925    投诉建议QQ:

招聘合作:2851259250@qq.com (如您是期刊主编、文章高手,可通过邮件合作)

地址:河南省新乡市金穗大道东段266号中州期刊联盟 ICP备案号:豫ICP备11023190

【免责声明】:中州期刊联盟所提供的信息资源如有侵权、违规,请及时告知。

关注”中州期刊联盟”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