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胜从选择开始,我们是您最好的选择!—— 中州期刊联盟
  匿名投稿

0373-5939925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优秀论文 > 艺术论文 > 正文

浅析《三国演义》中的美的意象

作者:王新蕾来源:《记者摇篮》日期:2019-06-10人气:3

《三国演义》取材于东汉末年和魏、蜀、吴三国的历史,艺术地再现汉末三国时期纷纭复杂的政治军事斗争的历史演义巨著,是一部古代的“全景军事文学”。关于它的总体美学风格,有学者以“阳刚”二字加以概括,深化和细化这种阳刚之美,剥茧抽丝,发现在《三国演义》中所包含的情感美、形式美和艺术美。

一、情感美

情感在一部文学作品中占据着重要地位,作者赋予角色灵魂,受众阅览时代入自己的情感,跟随着人物或喜怒或哀乐,无论这是怎样的一种情感,这种情感本身就是一种美,一种作者与读者连接的桥梁,好的作品中,读者会有自己的想法,正所谓“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刘邦素以“仁义”著称,三国开篇第一章就描述了刘、关、张三人桃园结义,后续的发展也体现了刘邦不止对兄弟仁义,对他人和对百姓同样仁义,从冬天到春天三顾茅庐不说,在四十一回中,刘备拒绝投降于曹操,曹操决定进兵,诸葛亮劝刘备放弃樊城,去襄阳,刘备:“奈百姓相随许久,安忍弃之?”诸葛亮说让百姓自愿跟随,曾想“两县之民,齐声大呼曰:‘我等虽死,亦愿随使君!’即日号泣而行。扶老携幼,将男带女,滚滚渡河,两岸哭声不绝。”在这样一个动荡不安的时期,能让百姓这么自发的跟随,足以见刘备“仁义”动天下,当他在船上望见这一切,大哭:“为吾一人而使百姓遭此大难,吾何生哉!”先主对天下的这一份情谊可谓撼天动地。

不止先主,关羽对刘邦的情谊也是铁骨铮铮。在《三国演义》第二十五回中,关羽兵败,屯兵土山,在曹操萝卜加大棒的条件下“约三事”投与曹操。在这样一个饱含个人心境同时又有复杂背景的情景中,曹操得以有机会笼络关羽,“小宴三日,大宴五日,又送美女十人,使侍关公。”即便这样“义重如山”的关羽也不为所动,曹操赠与的锦袍也穿在旧袍里面,“旧袍乃刘皇叔所赐,某穿之如见兄面,不敢以丞相之新赐而忘兄长之旧赐。”曹操赠赤兔马关羽“再拜称谢”,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问之则曰:“吾知此马日行千里,今幸得之,若知兄长下落,可一日而见面矣。”将对兄长的思念直白又强烈的表示出来,令曹操“愕然而悔”。正是这种率直又深刻的情景,刻画了关公高尚形象。

曹操在《三国演义》中是一个很复杂的形象,他既是感情充沛的曹阿瞒,又是老谋深算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军事将领。易中天评价曹操是一个很喜欢大笑的人,哪怕听到许劭评价他“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也大笑而去。但他又是一个喜欢哭的人,前哭典韦后哭郭嘉,而且哭典韦就哭了两回,第一次哭典韦,曹操说:“吾折长子、爱侄,俱无深痛;独号泣典韦也!”第二次哭是在典韦去了一年以后,故地重游,“且说操军缓缓而行,至襄城,到淯水操忽于马上放声大哭。众惊问其故,操曰:‘吾思去年于此地折了吾大将典韦,不由不哭耳!’因基下令屯驻军马,大设祭筵,吊典韦亡魂。”

三哭郭嘉,曹操败走华容道得亏关羽放了他,曹仁接着曹操以后曹操忽然“仰天大恸”众人问他为何,他说:“吾哭郭奉孝耳!若奉孝在,决不使吾有此大失也!”然后捶胸大哭:“哀哉,奉孝!痛哉,奉孝!惜哉,奉孝!”毛宗岗父子评价曹操的这几哭“哭虽同,而所以哭则异;哭典韦之哭所以感众将士也,哭郭嘉之哭所以愧众谋士也。前之哭胜似赏,后之哭胜似罚。不为奸雄眼泪即可作钱帛用,又可作挺仗用。奸雄之奸,真是奸得可爱”。

二、形式美

形式美多种多样,但讲求多样与统一。只有多样而不统一,文学作品的情节众多、复杂,而故事主线却不明晰,受众读不出主题,就会显得松散、杂乱;而只有统一却不多样,文学作品始终围绕着一个话题进行论述,情节简单,受众就会觉得单调、乏味。《三国演义》在形式的处理上体现出复杂与简单的多样与统一美。三国以魏蜀吴三国争霸为基本线索,追本溯源,情节庞杂,既有大起大落,又有小起小结;全书“首位大照应,中间大关索”,前有“悬念”,后又所表,变化莫测,给人以极大的形式美的享受。《三国演义》开篇第一句“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在最后一回“自此三国归于晋帝司马炎,为一统之基矣。此所谓‘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者也。”这样的一个明显的首尾呼应,让读者在经历了赤壁之战、彝陵之战、官渡战役等波澜壮阔的战役之后,在与诸葛亮一起舌战群儒、草船借箭、向天借寿之后,感叹时运、嗟惜忠良,最后又回到本初,这样一种形式安排,让读者有一种醍醐灌顶大彻大悟之感,似乎自己也随着作者,经历了一场“三国梦”。

和谐多样的情节结构之所以美,就在于它符合人的审美心理要求。奇光异彩、变化多端,能引起读者感知新鲜的快感、和谐统一,又使读者感受到整体完好、比例协调之美。同时艺术家的创造活动,总是竭尽自己全部的智慧和力量,创造完美的艺术形式以反映美的内容,实现“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当人们观赏到这种形式美的时候,自然为创造者高超的才干而感到快乐。正如高尔基所说:“我所理解的‘美’,是各种材料——也就是声调、色彩和语言的一种结合体,它赋予艺术的创作——制造品——以一种能影响感情和理智的形式,而这种形式就是一种力量,能唤起人对自己的创造才能感到惊奇、骄傲和快乐。”

三、艺术美

罗贯中的《三国演义》是集合了晋朝史学家陈寿的《三国志》、东晋习凿齿的《汉晋春秋》以及南朝宋刘义庆的《世说新语》等史记、杂记、和平话、戏曲的基础上写成的。他“据正史,采小说,证文辞,通好尚”,是一件集大成的文学艺术品。在这件艺术品的创作中作者运用了一种以古代天文学——谶纬神学为基础的政治神话,主要描写围绕着政治兴衰和军事成败的预测和神示,给文章添加了一种艺术美。

《三国演义》通过添加神话情节为塑造人物、预言政治及人物命运,给文章增光异彩。通过神话故事对三国政治得失和军事成败所做的警示与预测,给读者带来位置先觉的参与心里,当神话情节运用在战争开始前夕,读者会跟随这些情节做出一种心理导向,用这种方式提前预知战事结局,但又不确定是否真是这样,这一过程给读者带来了特殊的阅读享受。这些神话情节在悬念设计、情节设计、人物塑造和哲理表达上都有着特殊的美学效应。    

刘备入西川,庞统与诸葛亮之间的矛盾激化出来,作者就用了神话情节体现出来。诸葛亮派马良送信给刘备:“亮夜算太乙数,今年岁次癸巳,罡星在西方; 又观乾象,太白临于雒城之分: 主将帅身上多凶少吉。切宜谨慎。”刘备听从计议决定回荆州,庞统却认为这是诸葛亮害怕自己的功劳盖过他,于是建言:“统亦算太乙数,已知罡星在西,应主公合得西川,别不主凶事。统亦占天文,见太白临于雒城,先斩蜀将泠苞,已应凶兆矣主公不可疑心,可急进兵。”之后大军议取雒城,刘备和庞统之间又出现矛盾,刘备不让庞统走小路,因为自己:“夜梦一神人,手执铁棒击吾右臂,觉来犹自臂疼。此行莫非不佳。”并再次抬出孔明的书信,建议庞统守涪关。庞统大笑曰:“主公被孔明所惑矣: 彼不欲令统独成大功,故作此言以疑主公之心。心疑则致梦,何凶之有?统肝脑涂地,方称本心。主公再勿多言,来早准行。”其三,庞统座下马出现异兆,刘备担心凶兆成真,将自己的坐骑送给庞统,没想到敌军以为骑主是刘备,箭如飞蝗般射向庞统,“凤雏先生”最终殁于落凤坡。孔明在荆州仰观天象,得知庞统落难,为刘备丧失一肱股大哭不已。在神话预言的参与下,这些情节环环相扣,令读者欲罢不能。

《三国演义》通过对人物行为的描写,让一个个感情深厚、义重如山、聪明睿智的形象跃然纸上,同时用神话预兆的形式,将三国政治、军事和人物的命运增添神秘感,结合历史本身的故事性,与传说的精彩,将三国时期各路英雄好汉的塑造的栩栩如生,营造了丰富的美德意象。



本文来源:《记者摇篮》:http://www.zzqklm.com/w/qk/22732.htm

网络客服QQ: 沈编辑

投诉建议:0373-5939925    投诉建议QQ:

招聘合作:2851259250@qq.com (如您是期刊主编、文章高手,可通过邮件合作)

地址:河南省新乡市金穗大道东段266号中州期刊联盟 ICP备案号:豫ICP备11023190

【免责声明】:中州期刊联盟所提供的信息资源如有侵权、违规,请及时告知。

关注”中州期刊联盟”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