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胜从选择开始,我们是您最好的选择!—— 中州期刊联盟
  匿名投稿

0373-5939925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优秀论文 > 文学论文 > 正文

诗经中的美男子

作者:严晓宇来源:《文学教育》日期:2017-03-21人气:488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美好的事物总能带给人美丽的心情。从神秘的蒙娜丽莎微笑,到圣洁的断臂维纳斯,这些美早已成为了永恒。在我国古代,很多男子也成了美的代名词:“掷果盈车”的潘安、“如宝似玉”的贾宝玉等等,他们的美多是俊秀的美。追溯到上古时代,射掉九个太阳的后羿、与黄帝逐鹿中原的蚩尤等神话英雄,代表了远古时代力与美的结合。到了西周春秋时期,人们眼中的美男子是英武雄壮、善于骑射、品行高尚的。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就为我们展示了那个年代的美:

叔于田,巷无居人。岂无居人?不如叔也,洵美且仁。

叔于狩,巷无饮酒。岂无饮酒?不如叔也,洵美且好。

叔适野,巷无服马。岂无服马?不如叔也,洵美且武。   

(——《郑风·叔于田》)

整首诗的感情真挚细腻,想必一定是位痴情的女粉丝了。

叔去打猎了,街巷里好像就没有人了,这是怎么回事?原来不是真的没有人,而是其他人跟叔一比根本不值一提。叔既长的漂亮又风度翩翩,最重要的是他品行慈仁。叔的酒量和骑射技术更是无人能敌。他去打猎之后,街巷里连喝酒和骑马的人都没有了。叔会骑马,会打猎,豪迈英武,街巷无双。更难得的是他的好风度、好品德和满身的好武艺。难怪女子的眼里只有叔。这样英勇俊美的男人,在任何时代、任何地方都应该是公认的“帅哥”吧。他是那个时代当之无愧的美男。

诗中虽然没有具体写叔“帅”在哪里,但从一句句真挚的表达中能看出,当时的人是很爱慕他的。但叔到底好在哪儿呢?接下来的《大叔于田》,就给了我们答案。

叔驾车去郊外打猎,他手执缰绳如丝组,赤手空拳打猛虎。那“火烈具举,襢裼暴虎”的场面,让我一下想到了另外一位打虎英雄——武松。武松是在喝醉的情况下意外的碰见了“大虫”,而叔是在清醒的时候特意去打猎的。相比之下,叔应该更胜一筹吧。

无论是他的驾车姿态,还是射箭技术,都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从初猎、猎中到猎毕的整个过程,叔表现的是那么轻快自如,威武帅气。在我们看来根本不可能的徒手打虎、乘车打猎,对叔来说就是小菜一碟。这样一个英武勇猛的青年猎人怎能不得到大家的赞颂呢?这么完美的男人,我都想一睹他的真容了。

由于当时社会的需要,人们对男性的力与勇仍然大加夸赞。《邶风·简兮》就是一首充满对魁梧健壮赞美的诗篇:

简兮简兮,方将万舞。日之方中,在前上处。

硕人俣俣,公庭万舞。有力如虎,执辔如组。

左手执龠,右手秉翟。赫如渥赭,公言锡爵。

山有榛,隰有苓。云谁之思?西方美人。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

咚咚咚咚的鼓声把我们带入了那场气势恢宏的舞蹈中。仿佛我也回到了几千年前贵族生活过的宫廷,坐在下面欣赏这即将开始的万舞。

万舞是由专门舞蹈家表演的宫廷雅舞,而舞者也都是一批训练有素的专职舞蹈艺术家。可想而知,领舞的这个男子更是万里挑一的人才。他能沟通神人,代表人向神表达敬意。“日之方中”,领舞者身上似乎也笼罩着一层神秘的光环。诗人不禁感叹起那高大魁梧的身材,他雄壮的舞姿如老虎一般勇猛有力,简直帅呆了。不要说在古代,就是现代,作为观众我们看到这样一个多才多艺,能刚亦能柔的全能舞者,肯定也会为之疯狂的。难怪女子会如此着迷。

诗歌的最后是诗人感情发展的高潮。舞者是高山上的榛子树,自己是低湿地的甘草,心中向往,却遥不可及。两句对举,充满爱慕之情,也很顺畅的引出了下文:云谁之思?西方美人。从这意味深长的咏叹中,明显能感受到女子对舞师深深的爱慕和无尽的相思之情。

一首《简兮》,记录了那个年代的美,让这位被历史无意捕捉到的美男长久的存活下来,也让几千年后的人们在文字中实现了“穿越”,似乎我就在现场,也被那舞姿翩翩的男子深深吸引了。他魁梧的身材、雄壮的体魄、如虎的力气,简直就是上古英雄的缩影。这样的男子,怎能让人不心生爱慕?

这些外形俊美、身材健硕、善于骑射的美男,就像是古希腊的雕塑,经过一番细细雕琢,都是力与美的结合。同样焕发着一种特殊的美,让人看着就心情愉悦。

可力量型的美男就真能如此的万人空巷吗?

我想不是的。这阳刚之美不仅来自于肌肉,更来自于内在的气质和风貌。

就好像《齐风·卢令》中的猎人,不仅长相英俊、而且心地善良、勇武能干,贵在有一颗仁德之心。有几个女人能抵挡住他的魅力呢。《卫风·淇奥》中赞美的武公也是如此,相貌堂堂、身材高大。最重要的是一个男人的性情竟如兽骨般坚硬,如象牙般高贵,如美玉般晶莹,如宝石般剔透,心胸宽阔、威仪显赫。

如果一个城市中的男子充满了雍容典雅的风貌,我想,连这个城市都会让人心生向往。《都人士》中的男人就是如此:“彼都人士,狐裘黄黄。其容不改,出言有章”。他们身穿黄黄的狐皮袍子,容貌和举止不改常态,说话很有文采,无论哪个方面都可观可赏,合乎礼仪。但最直观的礼仪风范还是穿衣打扮:头上戴着草笠黑布冠,玉石充耳悬在冠冕两旁,长长的衣带向下垂着。整齐利落的外部穿着体现出男子极好的内部修养,可想而知,他们走起路来也一定很有风范,气度非凡。走在这样的大街上,城市也因之充满光华。

这一个个美男形象,虽历经了千年却依旧丰满鲜活,永远留在了人们记忆当中。

美好的事物人人都爱,可到了今天大家对美的标准有些不同了。很多人开始偏爱花样美男,人们似乎更欣赏一种中性的美,这种男人多具有一种气质——女性化,缺少阳刚之气。但并不是说像《诗经》中赞美的那些英勇非凡、德才兼备的男子今天就不受欢迎了,我相信这种美男在今天仍然是主流,同样会引发人们对当下审美观的思考。


本文来源:《文学教育》:http://www.zzqklm.com/w/wy/63.html

网络客服QQ: 沈编辑

投诉建议:0373-5939925    投诉建议QQ:

招聘合作:2851259250@qq.com (如您是期刊主编、文章高手,可通过邮件合作)

地址:河南省新乡市金穗大道东段266号中州期刊联盟 ICP备案号:豫ICP备11023190

【免责声明】:中州期刊联盟所提供的信息资源如有侵权、违规,请及时告知。

关注”中州期刊联盟”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