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胜从选择开始,我们是您最好的选择!—— 中州期刊联盟
  匿名投稿

0373-5939925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优秀论文 > 正文

以《千年鹤》为例浅析梁邦彦的电影音乐创作——电影文学

作者:赵去非来源:原创日期:2013-09-12人气:311

    我们对同处亚洲的日本、韩国甚至朝鲜作曲家都有着浓厚的兴趣,因为有着同源文化,所以常看看邻邦是如何发展现代音乐的,并希望能够从中受些启发。因此当一名旅日朝鲜族作曲家,在他的作品以中国传统音乐为素材进行各种成功的创作时,我们不得不把视线集中在他的身上——当代朝鲜族作曲家梁邦彦(1960— ),祖籍韩国济州岛,但从祖父一代就开始侨居日本,他是在日本出生的第三代人。侨居日本的朝鲜族可以选择韩国或朝鲜为国籍,梁邦彦父亲的家乡是韩国济州岛,但选择了朝鲜国籍;母亲的家乡是朝鲜新义州却选择了韩国国籍;梁邦彦跟随父亲选择了朝鲜国籍并就读于朝总联创办的学校。梁邦彦5岁开始学习钢琴,但长大后先是遵从家长的意愿就读于日本的医科大学,后进入医院工作,但一年后无法放弃对音乐的挚爱还是选择走上专业音乐创作的道路。最初人们对这位在日本出生却拥有朝鲜国籍、医生出身的作曲家并不熟悉,随着1996年梁邦彦在日本发行的第一部音乐专辑The Gate Of Dreams获得成功后,他的音乐开始逐渐为人们所了解并喜爱。这之后梁邦彦又陆续发行了8部个人音乐专辑,其中第4部专辑Pan-O-Rama中的Frontier还曾被选做2002年釜山亚运会的主题音乐。他还先后参与创作了多部影视作品及动画片音乐,如香港电视剧《精武门》(1994)、成龙电影《霹雳火》(1996)、韩国电视剧《商道》(2001),动画片《十二国记》(2002、2003)、《英国恋物语》(2005)以及KBS的纪录片《茶马古道》(2007)等。梁邦彦的音乐创作可以说是用现代的创作技法将传统东方乐器的神韵展现在世界音乐舞台上,音乐中不但含有摇滚、爵士等现代音乐元素,还有古典及世界民族音乐的元素,可以说是完美地将亚洲与欧洲、传统与现代的音乐风格融合在一起。

    2007年梁邦彦为韩国电影《千年鹤》创作了配乐,电影讲述了一个盘索里艺人凄美的爱情故事,结局无限感伤与遗憾,梁邦彦为电影量身打造的配乐更是充满了浓浓的忧郁和惆怅。在电影音乐创作中,梁邦彦以自己最擅长的民族音乐为素材,融合了现代配器,音乐壮阔大气又不失东方韵味,配乐旋律以韩国民谣小调为主,大量运用了韩国民族乐器筚篥、唢呐、筒箫、杖鼓等为主奏乐器,管弦乐队的配合使得民族乐器被烘托得更加浑厚饱满。配乐中最主要的是两首主题曲《千年鹤》《非常》和一个副主题曲《风祈泪》,梁邦彦用音乐细腻传达了男女主人公欲罢不能、欲说还休的情感,音乐映衬下两情相悦又不能执子之手的爱情令人扼腕叹息。

    影片从东浩的回忆开始,随着剧情的展开主题曲《千年鹤》音乐旋律也响起,惆怅而缠绵的音乐主题贯穿了整部电影。20世纪50年代末的韩国仙鹤村,盘索里艺人永刚先后收养了松华和东浩,他希望两个孩子能继承并将终生奉献给盘索里说唱技艺。漫长的训练中东浩发现自己爱上了姐姐松华,而影片中执著追求盘索里艺术至高境界近乎癫狂的养父,对姐弟俩盘索里技艺的训练极为严格,不允许他们之间产生任何私情。艰苦的生活和残酷的训练以及对松华情感的不能表达,终于导致东浩在与养父的一次剧烈冲突中带着痛苦和遗憾离家出走。东浩走后,养父为治疗伤心病倒的松华所熬制的草药却使她永远失去了视力,病愈失明后更加无助的松华只有将内心的痛苦与期盼全部倾注到盘索里的学习中,并逐渐成长为仙鹤村一代小有名气的盘索里艺人。离家数年的东浩从未放弃对松华的思念,当他听说养父离世、失明的松华也不知去向的消息后心痛异常,再也无法遏制心底的思念开始四处寻找松华,宿命的安排使得两个相爱但命运坎坷的恋人,在经历了三次短暂心痛的相会后迎来的却是永远的离别。影片中伴随松华出现的是经典盘索里片段,发源于全州的盘索里是朝鲜族传统的说唱艺术,虽然形式简单,一人敲鼓一人说唱,但内容故事性都很强,可以表演多个人物出场、情节复杂的大型作品,目前流传下来的经典盘索里有《春香传》《沈清传》《赤壁传》《兴甫传》和《水宫传》等。因为盘索里很方便表演,所以许多盘索里艺人都成为四处表演的流动艺人,如果成为名师生活都很安逸,然而更多没有机遇的盘索里艺人终其一生只能颠沛流离。1964年韩国政府将盘索里说唱艺术指定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2003年盘索里更是由韩国申报而被列入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人类口传及非物质文化遗产杰作”,现在盘索里与艺人的地位都已是今非昔比。传统盘索里的唱段内容大多是描写艺人艰苦凄惨的生活,也被称为“哀怨之声”,从电影中松华演唱的盘索里唱段中,就可以映射出松华宿命的人生:一个流落民间贫苦的清唱艺人,失去爱人失去光明失去亲人,她的生命似乎已经与盘索里凝结为一体,人们从歌声里倾听她的心声、她的悲喜与苦乐、希望与期待,她与歌声一起留存在人们的记忆中。

    影片以东浩与松华三次短暂的相遇来穿起整部剧情,音乐始终贯穿其中,推动了人物情感的一次次升华。两人的第一次相遇始于松华得知东浩回来寻找自己,害怕成为东浩的负担而选择了逃避,倍感失望的东浩无奈中加入流动剧团重新成为鼓手。巡演中精神上极度痛苦的东浩没能抵抗住女演员丹天的诱惑,当他终于有机会在养父忌日与松华第一次相遇时,却不得不因为丹天有了孩子而黯然离开。东浩离开前将自己当兵时用空弹壳精心打磨的戒指交给了松华,此时背景音乐奏响了主题曲《千年鹤》的变奏,梁邦彦在这段音乐里选用了朝鲜民族乐器筚篥为主奏乐器,哀婉悲凉的音色如同松华内心的无语凝咽,空旷的山野上,孤单手握戒指的松华,虽然面如止水,但音乐却将她内心的痛苦表达至极致。

    东浩与松华的第二次相遇是在一个地方市长父亲70岁的寿宴上,互不知情的两人分别应邀为寿宴进行盘索里表演。盘索里技艺的精髓是人不离鼓鼓不离人,失明的松华早已从表演者的鼓声中感知东浩的到来,她演唱了盘索里经典曲目《春香传》中的“离别”歌,将自己惆怅无望的爱情通过春香的歌词传达:“是真的还是假的,为什么要分离?请现在回答我。我们曾誓言相爱,以天地为证日月为鉴,直到海枯石烂。但如今你无情的弃我而去,没有你我该如何继续活下去?”哀怨的歌声如同对东浩无言的倾诉,但此时的东浩因为要抚养丹天的孩子身不由己。寿宴散场之后,东浩追上默默离开的松华,再度相遇的两人经历了青年时的动荡与激情,已经变得更加沉默,这时影片的另一首主题音乐《非常》响起,梁邦彦在音乐变奏中去除了交响乐队中打击乐略显沉重的部分,只留下钢琴与管弦乐及民族乐器筚篥的合奏,音乐仿佛也变得轻盈起来,将人到中年的两人对世事的看开做了极佳的映衬。各奔东西之后的东浩为抚养丹天的孩子四处奔波,而松华也在无望中嫁给已经70岁的市长父亲做了二姨太。影片中的一个镜头令观者无不为之动容:静静的深夜里,历经命运坎坷的松华依偎在老人身边,重又唱起童年学艺时的打令:“远处的鸟鸣模糊不清,而近处的鸟叫声那么清晰,来到这座山的布谷鸟它们到处鸣叫,布谷布谷……”对比电影一开始童年学唱这段打令的松华,已再没有了天真与希望,此刻画面的静止与松华近乎耳语的低吟,在导演林权泽镜头温柔呵护下,那一刻松华绝美的悲惨人生仿佛也变得安详。

    陪伴老人逝去后,再度开始流浪的松华终于与一直苦苦追寻她的东浩迎来第三次相遇,历尽沧桑的东浩对松华表达了心底的情感,松华仿佛终于迎来了属于自己的幸福。为给松华带来安逸舒适的生活,东浩执意要去中东打工,松华虽不同意却无法阻拦。影片中两人迎来最后的一次离别,主题音乐《非常》的变奏再度响起,在这段音乐配器的处理上,梁邦彦将主奏乐器换成了朝鲜民族乐器筒箫,低沉委婉而充满伤感的音色在乐队弱奏协奏的烘托下辗转悱恻,寄托了两人绵绵不绝的情意,作曲家还特别在音乐的尾奏部分加进了慢板、极弱的唢呐,悠远而苍凉的音调仿佛诉说着离别的惆怅。夕阳映照下的芦苇丛边,松华为东浩唱起了离别的盘索里,苍凉的歌声传递着松华内心难以名状的感伤:“我要去追随我的爱人,虽然路上有狂风有乌云,就算死也要去。转世我要变成一只燕子,在爱人的屋檐下搭建窝巢,那样就可以每个白天都相见,每个夜晚都相伴……”影片中最传神的音乐情感表达不过如此,不易言说的你情我爱,表面上的波澜不惊,但在音乐里却无时无刻不传递着两人内心涌动的暗流。

    三年后从中东赚钱回来的东浩建好了为松华特意打制了盲道的房子,却意外迎来儿子离世后早已与东浩分开的丹天,此时的丹天因为早年生活的种种不如意已经变得疯癫,东浩无奈只好又卖掉房子给丹天治病。这时影片中第一次出现了《宿命的轨迹》音乐,急促的节奏、阴沉而紧张的旋律,影射出影片中的主人公终究无法摆脱宿命的安排。影片的最后,痛彻心扉的东浩在仙鹤山下独自一人敲起了鼓,与冥想中松华的歌声相应和,山高水丽间一对洁白的仙鹤比翼齐飞,这幻象中的美好爱情不禁令观者潸然泪下。

    《千年鹤》是韩国电影史上的教父级人物林权泽导演的第100部电影作品,林权泽在电影创作中始终以研究韩国文化为己任,通过对历史的反思来解读人性,展现了韩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作品取材于韩国作家李清俊的小说,古稀之年的林权泽在影片中对爱情的描绘相当含蓄内敛,松华与东浩的三次相聚都平静似水,甚至松华每次的态度都会让人觉得有点冷淡,两人的谈话也仅限于去世的养父、各自分开后的生活,谈完两人黯然分离,然后再开始新一轮的寻找,林权泽镜头里松华与东浩的爱情,仿佛一直都只在遥遥无期的等待中。

    电影配乐最重要的作用就是运用音乐营造气氛并推动电影中戏剧情节的展开,同时还要承担起细腻勾画剧中人物内心情感发展与冲突的重任,从而使得剧中的人物形象各具特色并打动人心,恰当的电影配乐对观众理解电影有着积极而重要的影响,可以极大地增加电影艺术的表现力和感染力。梁邦彦在《千年鹤》电影配乐中,以完美的音乐主题与情节相配合,为观众展现了韩国传统爱情的一种悲剧美,影片中主题音乐的每一次变奏都以不同的形式表达,或是选择交响乐队的合奏,或是突出民族乐器的运用,尤其是特定条件下,采用特殊的伴奏音型,都是用音乐的有力烘托,将东浩的抗争与坚毅的意志,松华的隐忍与痴情,淋漓尽致地用音乐表达出来,影片中音画相谐的配乐对剧情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与电影情景交融,完成了现代作曲家与韩国传统艺术的完美结合。

网络客服QQ: 沈编辑

投诉建议:0373-5939925    投诉建议QQ:

招聘合作:2851259250@qq.com (如您是期刊主编、文章高手,可通过邮件合作)

地址:河南省新乡市金穗大道东段266号中州期刊联盟 ICP备案号:豫ICP备11023190

【免责声明】:中州期刊联盟所提供的信息资源如有侵权、违规,请及时告知。

关注”中州期刊联盟”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