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胜从选择开始,我们是您最好的选择!—— 中州期刊联盟
  匿名投稿

0373-5939925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优秀论文 > 其他论文 > 正文

浅谈近年来国内养成类综艺节目之源流

作者:陈俊朋来源:《视听》日期:2018-05-10人气:1342

偶像养成类综艺节目是以唱歌、舞蹈和表演等为表现内容,以舞台演绎为表现形式,以比赛为竞争手段,以明星打造为目的,以练习生制度为节目模式,进行选拔、培养全能艺人,并纪录、展示其过程的节目类型。在2015年安徽卫视播出的中韩合作制作的《星动亚洲》带动下,出现了《夏日甜心》《国民美少女》《明日之子》等一大批以打造偶像团体为目的的养成类综艺节目高峰。

2014年—2016年,女团养成类综艺节目从中国电视综艺市场异军突起,各种各样风格迥异的女子偶像团体现身于中国观众的视野之中,也创造了“养成”这样一个全新的造星概念,而就偶像养成类综艺节目所养成偶像的团体化和全能化等特点来看,“养成”概念下国内女子偶像团体的发展深受日韩两大成熟的女子偶像团体养成模式的影响。

 

一、偶像女团养成模式日韩两大源流

(一)日本秋元康领衔下的女子偶像团体成长模式

目前日本偶像养成的模式,两个最具影响力的偶像制造者:杰尼斯事务所和秋元康,两者在偶像市场两分天下,杰尼斯事务所主要负责男艺人和男团的经营管理,而秋元康则是日本女性偶像团体帝国的缔造者,也创造了像小猫俱乐部、AKB48等有巨大影响力的女子偶像团体,开创了一种女子偶像团体养成的新模式。随着近年来作为AKB48姐妹团的中国本土化偶像团体SHN48进入大众视野以及带有日本女团偶像养成模式的中国养成类综艺在中国综艺市场的强劲表现,这种以秋元康为代表的女子团体偶像养成模式成为中国本土综艺市场竞相模仿的范本。

1949年日本艺能界开始就开始产出少女偶像,60年代到80年代几乎每年都有不等量的少女偶像产生,其中不乏有影响深远的偶像,比如:山口百惠、中岛美雪、工藤静香、酒井法子等等,但是基本上都是以单个偶像的形式出道。小猫俱乐部是日本第一个最具影响力的大型女子团体,也是秋元康第一次以制作人的身份策划组织的偶像团体。80年代被称为日本少女偶像年代,据统计在小猫俱乐部出现前的短短5年间,就产生了松田圣子等10位少女偶像,而且因为日本电视台《明星诞生》的热播,一时间选秀节目占据了当时日本的综艺市场,各大电视台和杂志掀起一阵选秀的风潮。趁着这股热潮,秋元康打破了偶像团体人数的限制,依托综艺节目《黄昏小猫》推出了以青春女大学生为成员的“小猫俱乐部”女子偶像团体,并且在日本获得空前的成功。

早期的小猫俱乐部创造的养成模式尚未成熟,成熟的养成模式强调的是养成的过程,即一群少女从没有任何演艺专业技能成长为表演经验丰富,个性突出的少女偶像。而小猫俱乐部急于少女们的舞台表现,忽略了少女稳步成长的过程,所以小猫模式更多地是在选秀类综艺节目火爆之后的一种尝试,难以发掘出养成概念下少女成长的微妙变化,也很难形成坚固的粉丝粘性。但是比如公开选拔素人、成员众多以及灵活的组织内变动等原则作为女团偶像养成的范式被留存了下来。

2005年,曾经创造了“小猫俱乐部”奇迹的秋元康吸取了小猫俱乐部昙花一现的经验,在日本东京秋叶原组建了AKB48,AKB48并没有采用依托电视这种主流媒介的女团养成策略,而是从一开始以小剧场公演的地下表演形式在秋叶原的咖啡店进行公开的表演,虽然最初受到的关注很小,但是通过不断的公演,少女的成长被完完整整地表现了出来,从毫无经验、缺乏技巧的练习生成长为一个闪耀的偶像,从而慢慢积累起了核心的粉丝群,然后逐渐从地下走向主流的传播媒介,不断地扩大影响力,团体内部通过新老交替,完成偶像的从生产到输出的完整产业链,也不断保持团体的新鲜感。

(二)韩国以SM经纪公司为代表的成熟偶像工业

练习生是韩国特有的艺人培养体系,它是一个封闭的体系,相比于日本模式,韩国练习生更像是一个流水线上的商品,接受高强度训练和残忍生存淘汰机制的标准化包装,从身体外形到思维心理的全方位改造,这样制度化的造星机制与工厂的批量化生产产品并无二致,最终都是利益的驱使。

1996年Star Museum(简称SM)公司推出组合H.O.T,并且大获成功,所以SM公司这套造星体系也获得成其他经纪公司以及行业内的认同,这种模式成了争相效仿的热点,最终在不断地生产实践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体系。这种模式下,经纪公司通过选秀从世界各地招收低龄的少男或者少女,通过5-10年不等的封闭性训练,期间对成员展开系统性的专业表演技能训练,不断打磨着这些青少年的明星气质。而训练过程中承袭了韩国严酷的企业管理文化的训练模式,也成为这些练习生成名之前挥之不去的梦魇,而这也为练习生不断努力想要摆脱这样一种境遇提供了充足的动力,变成了一种行之有效的管理模式。

这种规模化的偶像产业繁荣,带动了很大一批投资者进军偶像产业这片蓝海。而练习生出道成为艺人光鲜的一面也成为更多少男少女参与这一生产的推动力,通过这一套成熟生产线出道的偶像也有一种强大的文化吸附力,这一成熟造星产业也成了韩国一个不可或缺的支柱产业,并且这些公司的视野并非停留在国内这一个很小的市场内,而是不断在扩展韩星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中国对于韩国综艺的引进,国内街头巷尾出现大大小小的练习生学校之类的机构等等深受韩流影响的风潮,也说明了韩国的偶像团体生产模式的巨大影响力。

二、文化软实力对偶像团体产生的影响

(一)日本文化对本土偶像团体的影响

日韩能够拥有国际知名的偶像团体一方面在于两国强大和成熟的偶像工业,另一方面还在于孕育这些偶像团体的文化土壤,对于日本文化现象的研究更多的还是出于经济学研究的理论基础,二战后日本经济迅猛发展,创造了引人注目的日本奇迹。尤其是60年代,这是日本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社会普遍富裕,失业率几乎等于零,大企业的终身雇佣制为上班族解决了后顾之忧,在殷实的经济基础之下大众对于文化的需求也出现了高峰。针对90年代之后的经济不景气,日本政府在96年提出了“文化立国”的战略口号,有效地利用文化产业的发展带动了经济的向上发展。所以日本文化产业的发展也为其作为国家文化软实力而走出国门而席卷全球资本做出了不可或缺的贡献。而“文化立国”的战略提出与日本的ACG亚文化现象脱不了关系,ACG产业在低迷经济情势下表现出了逆势上扬的趋势,作为主导产业而受到经济影响较小且发展令人瞩目,从而促使了这项国策的提出。由此可见经济的衰败在带来大量失业率的同时也给与了文化产业发展的机遇,动漫产业能够缓解民众在大失业率下的惶恐和不安,同时ACG所展现的“二次元”流行文化符号也催生了“御宅族”这样一个亚文化消费群体,在亚文化与主流文化的交锋中日本的ACG文化做出了相当强势的表率,也为日本偶像文化创造了良好育成土壤。

(二)韩国文化对本土偶像团体的影响

在韩国,文化产业也成为了经济发展的强大推手。首先是“文化立国”的大战略对于文化产业发展的推动作用。20世纪90年代初,韩国脆弱的单一产业结构经济在席卷亚洲的金融风暴中遭受巨大的打击,传统制造业已经无法再带动韩国经济的复苏,文化产业的发展就成为了多元发展下新的经济增长点。“韩流”真正席卷全球也只有短短二十年的时间,在这近二十年的发展中,实现了文化的多领域、深层次、宽角度的跨越式发展,主要表现为影视、音乐、游戏等文化各领域的繁荣;传统文化的保护以及深层次文化内涵的深掘与新媒体信息技术并驾齐驱;面向全球的文化输出。其次从社会文化传统来说,重集团、重伦理、重教育以及深刻的压力意识下,不断融合西方先进的思想,同时不断加强本民族的民族精神建设,韩国人精神底色中的所包含的自强不息、舍身忘己,也成为推动整个韩国现代文明进步的重要动力。

因此成熟的偶像女团养成模式下,依靠的是强大的文化软实力作为支撑,首先是从上而下的国家政策的推动力,两种模式形成的共同点在于“弹性经济”相对稳定背景下的“文化强国”“文化立国”战略;其次是要植根于适应本民族社会文化的土壤,建立起与时俱进、满足本土发展的偶像文化。中国社会环境有其特殊性,但是近年来国内偶像女团的崛起之势,与日韩两大模式有一定的关联性,除了对于其二者的借鉴外,中国经济增速稳步放缓以及“十九大”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化建设提出的“坚定文化自信,建立文化强国”的战略,为我国偶像女团的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契机。

三、日韩两大养成模式对于国内女团养成的启示

中国女子偶像团体的发展并不像日本和韩国女团培养的一帆风顺,也未能形成一种成熟的带有本土突出个性的女团养成模式。从最早的青春美少女组合到作为AKB48姐妹团的SHN48,国内女团呈现出了断层式地发展,产出无力、周期太短成了国内女团发展的突出特征,主要存在的问题在于:国内大多数女子偶像团体停留在对于知名偶像团体的机械复制、成员的擅自离队出走以及与经纪公司不和问题频发以及在内容生产和专业技能方面素质偏低。

近年来兴起的养成类综艺的兴起绝非偶然,而且对于日韩两种成熟的女团培养模式并不是机械地复制,国内偶像养成类综艺节目中的养成模式是介于两者之间的一个本土化的产物,不仅是两种模式的集大成者,而且给予了国内偶像女团的养成发展以启示。在养成类综艺节目中虽然缺少类似于传统选秀节目选拔环节的严酷厮杀,取而代之的则是继承韩国练习生模式的场终考核,对于普遍人数众多的庞大团体而言,没有淘汰制度的场终考核则更加考验成员的发挥;而全新的网络直播互动手段则继承了日本女团养成模式中的“握手会”和小剧场演出形式,拉近了成员与粉丝的距离。从AKB48的成功中我们可以看到,将公演剧场设立在ACG战略中心的秋叶原对于AKB48的发展壮大是至关重要的一步,这一地区对于聚集的御宅族对于年轻女性偶像的需求极大,必须通过建立起团体的核心粉丝群体来巩固团队现阶段发展的成果。而SHN48将公演剧场大本营设立在中国经济之都上海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作为东部沿海的开放地带,更容易汇集一些海内外的资源,对于新生事物的接受能力越强,这也是对中国地域文化的精准把握。另外对于本身就属于新生代的“养成系”偶像团体来说,更加要具有一种新媒介传播的思维,从而获取新兴的受众群体,并且将主流媒体作为依托,将团体放置于公众的视角之下,获取更大的影响力。而中国女团养成模式对于这两种先进模式的学习,要立足本土化需要,必须了解本国受众的需求。

所以找到一个可以同时处理好符合科技发展趋势、靠近主流媒体、融合日韩经验与中国地域文化、团体内部关系、团员离队等关键的运作模式,是未来中国本土偶像女子团体是否成功的关键。


本文来源:《视听》:http://www.zzqklm.com/w/qk/9501.html

网络客服QQ: 沈编辑

投诉建议:0373-5939925    投诉建议QQ:

招聘合作:2851259250@qq.com (如您是期刊主编、文章高手,可通过邮件合作)

地址:河南省新乡市金穗大道东段266号中州期刊联盟 ICP备案号:豫ICP备11023190

【免责声明】:中州期刊联盟所提供的信息资源如有侵权、违规,请及时告知。

关注”中州期刊联盟”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