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胜从选择开始,我们是您最好的选择!—— 中州期刊联盟
0373-5939925
2851259250@qq.com
我要检测 我要投稿 合法期刊查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优秀论文 > 教育论文 > 正文

浅谈语言对思维的影响

作者:王玲玫来源:《文学教育》日期:2017-02-24人气:6181

1.1语言和思维

什么是语言呢?卡西尔在《人论》中认为:“语言是‘符号’”。萨皮尔把语言定义为“人类本能地通过自觉产生的象征性符号交流思想,情感和愿望的手段。”美国语言学家乔姆斯基提出:“语言是句子的集合(有限或无限),每个句子都是有限长且由有限个元素组成的。”叶蜚声和徐通锵认为“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语言是思维的工具。语言是符号系统。”

关于思维的定义,《辞海》的解释是:“‘亦作思惟’。哲学上通常指人脑对客观事物间接和概括的反映,是认识的理性阶段。”我国、俄罗斯和东欧诸国学术界普遍认为,思维是 人借助语言实现的对客观事物概括、间接的反映,是反映对象本质和规律的认识过程。本文对语言和思维探讨就以上述的定义为准。

1.2语言影响思维的理论来源

谈到语言和思维的关系,就必然要涉及到著名的萨皮尔-沃尔夫假说了。它认为语言形式决定着语言使用者对宇宙的看法;语言怎样描写世界,我们就怎样观察世界;世界上的语言不同,所以各民族对世界的分析也不相同。

萨丕尔(Edward Sapir)1929年在《论语言》中写道:“人并不是独自生活在客观世界之中,也不是想平常理解的那样独自生活在社会之中,而是受着已经成为社会交际工具的那种语言的支配。……所谓的客观世界在很大程度上建筑在社团的语言习惯上。”1931年他在《语言学作为科学的地位》一文中写道:“语言不仅谈论那些在没有语言的帮助下所获得的经验,而且实际上它为规定了经验的性质,因为它的形式完整 ……语言形式对我们在世界中的倾向性有种残酷的控制。”这两段话说明,人类没有观察客观世界的自由,一切观点都受着语言形式的支配。

沃尔夫(Benjamin Lee Whorf)发展了萨丕尔的观点。他在1940年《科学与语言学》一文中,全面阐述了他对语言的看法。他说:“没有任何人能够不受任何限制地、不带偏见地来描写大自然。任何人都受着某种理解方式的制“……世界上的观察者对于宇宙的统一外貌并不能得到相同的材料,除非他们的语言背景相似或能用某种方法校正。”沃尔夫对语言和思维的关系看得更加绝对化。他认为语言制约着思维的方式,影响着人们观察和理解世界的方式。

语言学家卡罗尔(J.B.Carroll)第一次把萨丕尔和沃尔夫的观点称为萨丕尔-沃尔夫假说。

2. 语言对思维的影响

2.1词汇例证

由于人生活环境的差异,人们会创造出自己的语言来描述周围的环境。人们对熟悉事物的描述所用词语向来众多且准确,对不熟悉事物的描述相对来说简单概括。

爱斯基摩人拥有很多详细而又具体的单词描绘各种各样的雪,因为各种各样的雪在他们的生活中是频繁出现的事物。阿拉伯人对骆驼的描述有上千个字眼,菲律宾群岛的汉伦诺人对各种种类的稻米有92种不同的名称。《康熙字典》中收录的描写“牛”的字多达65个,根据牛的岁数,产地和外在特征等把牛细称为犙(牛三岁)、牭(牛四岁)、犕(牛八岁、六岁)、牦(出甘肃临洮即西南徼外的牛)、犀(出自南徼外牛,一角在鼻,一角在顶似豚的牛)、犤(呼果下牛,出广州高凉县的牛)、犩(如牛而大,肉重数斤,出蜀中的牛)、牷(牛纯色)、牻(牛白黑杂毛)等。中国南方人以大米为主食,所以他们对米会区分为大米,粳米,糯米等。北方人以面食为主,所以北方人称呼所有种类的米都为“米”,没有细分。所以美国的另一位语言学家霍克特(c.Hockett)说:“语言的差别不在于它们能够表达什么,而在于表达哪些东西比较容易。”

2.2语法例证

海德堡大学对外德语专业的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很有意思的研究。他们请参加研究的自愿受试人员观看表达不同场景的录像短片,比如说走在路上的两名女性,或者有人走向一栋房子、然后走进房子等场景。海德堡的学者发现,60%的德国人、捷克人、荷兰人都会提到行动的终点或者说目的地,虽然画面上这些行动还没有结束,但这样说的阿拉伯人却只有40%。很显然,这和不同语言的语法很有关系。参加实验的施密托娃说:“提不提终点,和句子的语法结构有关。比如说,说德语的人就和说英语的人不一样,因为用德语的话,几乎非得提终点,表达得才算顺耳。”
    另一个例子。英语中的虚拟语气结构是一种常见的表达愿望或与事实相违的假设的语法结构,语法结构的差异暗示着意义的差别。

If I had money, I would lend to you at once.

If I have money, I will lend to you at once.

第一个句子是虚拟语气,表示假如“我”有钱就会借给“你”,暗含“我”没有钱,所以不会借给“你”。第二个句子是条件句,表示“我”如果有钱,就会借给你。表明“我”会借给“你”钱,前提是“我”有钱。而如果说汉语的人要表达类似的意思,得附加一些其他的成分。

2.3认知论证

不同语言的民族对某些特定事物的感知认识能力存在差异,而这些差异必然导致他们对这些特定事物的感知和认识形成差异。

位于巴西亚马孙河流域的Piraha部落是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原始部落,迄今没有受到太多的现代文明影响。在这一部落居民的母语中,只有“1”、“2”以及“许多”这几个词汇来表示数字。最近,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科学家彼得·戈登等研究者就对这个部落进行了一番调查。他们在地面上摆放了数量不同的各种小物件,然后让这些部落居民模仿这一行为。结果发现,这些居民很难辨认出3以上的数字。当只有一两件物品的时候,这些部落居民都能够轻松完成模仿任务,可是,随着物品数量的增加,他们就会出现不少的错误。在其他针对数字所设计的实验中,他们在计数中也会表现得很吃力,很难完成任务。

还有一个非常著名的例子是社会学家(如Susan Ervin-Tripp,1953,1964)做过的一个实验。受试验者是几个移居美国的日本妇女,她们的英语和日语都很流利,对两种文化一样熟悉。给她们每人一副图画,画上近景是个挟着书的女孩子,远景是一个农民在犁地,还有一个妇女靠着树。受试验者分别用日语和英语来描述这幅画。结果,用日语时,典型的描述为:“这个姑娘要去上大学了,心理十分矛盾。母亲常年有病,父亲辛辛苦苦干活,收入很少。”用英语时,典型的描述是:“这位姑娘是一位学社会学的大学生,她正在观察农民如何劳动,深为农民的艰苦生活所感动。”这说明语言不同,对世界的认知也不相同,语言影响着人们对世界的认知和看法。

再举例来说,英语中数字的命名系统比较复杂,11(eleven) 12(twelve)的读法与1(one)、2(two)的读法完全不相干,13(thirteen)到19(nine-teen)这7个数字,个位数放在前面读,而从20(twenty)到99(ninety-nine),个位的读法又回到了十位的后面。比较而言,中文里数字的读法不仅更加规则一些,而且更加关联,12读作“十二”,十位在前,个位在后,35读作“三十五”,不仅读起来很有规律,而且和构成它们的各个数字都有密切关系。中文里数字读法的规律性和相关性暗示着中国儿童比英语国家儿童更为容易地习得数字读法。研究表明,中国学龄前儿童在数1到10或者99以上时和英语国家学龄前儿童没有明显差别,因为这些数字中英文命名系统很相似;但在数11到99这些数字时,中国儿童则表现得更胜一筹。语言作为绝大多数人广泛使用的重要的思考工具,人们在某一方面使用其表达容易程度越高,在那个方面的思考能力相对就越强,反之亦然。

3.语言对思维影响在日常生活中的应用和体现

美国成立了一个心理协会(APA),它的使命是促进心理知识的创造,交流和应用,让心里学的知识造福社会并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的。APA认为语言会影响我们的思维,所以她的目标就是,通过净化我们的语言从而改变我们的思想,即:减少或剔除歧视性语言,使用易于接受的良好语言。APA不遗余力地为实现这个目标而作了一些具体规定。

For disabled language(用来表达“残疾”的语言):

Problematic Preferred(有争议但是尚可使用的语言:)

the physically disabled individuals with a physical disability

(译:肢体上有缺陷的个人)

the learning disabled individuals with specific learning disabilities

(译:有具体学习困难的人)

For ethnic language(文化语言):

Problematic(有争议的语言):

…the articulate Mexican American professor…

(译:发音清楚的墨西哥裔美国教授)

Preferred:…the Mexican American professor…

(译:应说成:墨西哥裔美国教授)

Comment: Qualifying adjectives may subtly suggest that the “articulate” Mexican American professor is an exception to the norm (for Mexican American professors).

(译:评价:修饰性的形容词有可能些微地暗示“发音清楚”的墨西哥裔美国教授对于墨西哥裔的美国教授来说是个特例)。

语言对思维的影响也表现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对吉祥语和禁忌语的使用上。由于语言的巨大魔力,人们认为只要多用吉祥语,就可以给人带来吉祥如意的效果,使自己的美好愿望通过吉祥语的使用而得以实现。反之,人们对于那些含有不吉利或不干净的名称和用语,则避之唯恐不及,以为只要避而不说或不听那些名称和用语,就不会受到它们所表示的不吉利事物的伤害或不干净事物的影响。

在喜庆用语方面,人们倾向于多说、多写吉祥语。例如“福”,意味着称心如意的生活和境遇,是人们一生孜孜以求的目标。还有“发”字,意味着发财,发达,发展。另一方面,日常生活中,特别是喜庆的日子里,人们总是自觉避免使用“老”,“病”“死”“寡”等表示不详事物以及表现有关性行为、排泄等不洁事物的语句,这些用语则被视为是禁忌语。

三、结语

语言和思维的关系是自古以来就颇受争议的问题,哲学家和语言学家就两者的关系提出了许多不同的观点和看法。本文讨论了语言对思维的影响,即人们自己语言中存在哪种概念,就对哪种事物或关系容易观察、记忆和表达。又由于语言的不同,人们对同一个事物的描述和看法亦不相同。因为语言会影响我们的思维,所以日常生活中我们总是倾向于使用一些积极的词语来从而来净化自己的思想或暗示自己。


本文来源:《文学教育》:http://www.zzqklm.com/w/wy/63.html

网络客服QQ: 沈编辑

投诉建议:0373-5939925    投诉建议QQ:

招聘合作:2851259250@qq.com (如您是期刊主编、文章高手,可通过邮件合作)

地址:河南省新乡市金穗大道东段266号中州期刊联盟 ICP备案号:豫ICP备11023190

【免责声明】:中州期刊联盟所提供的信息资源如有侵权、违规,请及时告知。

关注”中州期刊联盟”公众号

核心期刊为何难发?

论文发表总嫌贵?

职院单位发核心?

扫描关注公众号

论文发表不再有疑惑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