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胜从选择开始,我们是您最好的选择!—— 中州期刊联盟
0373-5939925
2851259250@qq.com
我要检测 我要投稿 合法期刊查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优秀论文 > 文学论文 > 正文

探究姜文电影对文学原著的改编

作者:高伟宁来源:《视听》日期:2020-05-23人气:136

电影和文学文本之间存在密切的关联,在商品经济时代背景下文学创造价值日趋多元化,越来越多的小说开始被改编为影视作品搬上荧幕。在文学作品改编浪潮背景下, 姜文作为中国人文和艺术电影最执着的追求者,他的每一步电影都充盈着十分浓厚的文学气息,完美的将文学文本的思想内涵转移到大众喜闻乐见的电影形式上,为文学艺术的时代化发展做出了贡献。为此,文章以姜文的作品《邪不压正》为研究案例,分析从小说到电影改编过程中因媒介不同而出现的艺术手段、文化诉求变化,旨在能够为当下文学作品改编电影提供有益参考。

一、空间的建构

空间是一切人物活动的重要维度,在侠客文学作品的书写中,空间建构主要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自然物质空间,这类空间为侠客的生活提供场所;另外一种是人和人之间互相关联的社会空间,具体包含门派、家族等,在侠客文学中这类场所也被人们称作江湖。

《邪不压正》在空间建构上将重点放在了江湖和庙堂之间,蓝青峰意图借助李天然给朱潜龙施加压力,他们两个人谁死对蓝青峰而言都是有利可图的。如果李天然死,蓝青峰可以让那个朱潜龙和日本人反目,如果朱潜龙死,拥有北京洋车夫势力的蓝青峰就会趁着城中大乱来拥戴张自忠将军组织起华北抗日力量。可见,李天然处于一个复杂的人际关系网络中。

电影《邪不压正》空间建构和文学文本的契合在于,侠客文学文本中的江湖是一个拥有独立规划,人物遵循这一规划做事的世界。电影中北平虽然拥有国家法律制度,但是在长期军阀混战下这种制度的约束力降低,社会关系制度开始具备了侠客江湖的性质,人物的命运和处境身不由己,国恨家仇不能够依靠国家的制度,仅仅能够凭借一己之力来完成,比如关巧红的父亲被悬头示众,但是她也仅仅是能够在暗中选择私刑报仇,

二、主角的转移和人物形象的塑造

在电影的表达中,姜文消解了李天然这个人物形象自身具备的矛盾性。小说中李天然作为身负血海深仇的武林人士,依然执念与武林规则不愿与国事政治相连累,是一个单纯的武林侠者。尽管他掌毙羽田、盗取宝刀、支持抗日将军,但其本意依然是为了复仇、为了江湖武林颜面,为了心中那份“侠义”。而电影中李天然似乎还增添了新的身份,在家恨之上又添国仇。

电影中从新塑造的人物形象有姜文饰演的蓝青峰与其妻子周韵饰演的裁缝关巧红。原著中蓝青峰作为一个当过兵的实业家应当是一个与亲日势力几乎没有交集的人士,乃至于除了与主角李天然的几次碰面外都没有现身的人,而电影则将这一人物复杂化,使其游走在李天然和朱潜龙之间,成为一个政治谋略家。在小说中作为与李自然相连的女裁缝关巧红则在电影中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代“侠女”武功枪法不弱,并且成为了李天然报仇的一大助力。这两个角色的添加和改变都从侧面更加凸显了主角李天然的角色。朱潜龙以其谋略高深来衬托出李天然的勇敢、无畏,关巧红的辅助更是在乱世中增加了李天然的浪子英雄形象。

三、主题的消解

《邪不压正》小说的故事拥有两个主题,一个是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末期,个体恩怨复仇和整个民族的抗日矛盾冲突。另外一个是中国意义上传统江湖规矩和现代法律社会发展的矛盾冲突。这两个矛盾之间存在很大的张力。在个体和时代的对比下最终可以看到个体在时代发展过程中是十分渺小的,侠走到隐是一种发展的必然。但是受电影影视化解读轻松和时间的限制,加上电影不具备文字语言给人带来的回味力量,电影改编将文学文本本身的内涵进行了消解。

从电影的主线安排上来看,《邪不压正》继承了《狭隐》的复仇主线内容,男主人公李天然从小是一个孤儿,从小跟着自己的师傅长大,但是在他15年前,他的师兄勾结日本人杀害了自己师父的一家,最终只有李天然保留了自己的性命。在被美国医生救治之后苦心学艺成为了一名医生。之后回国想要为自己的师父一家报仇血恨。

但是在姜文的处理下,电影化的作品主题表达更为复杂,整个故事线的完整性被打破,李天然的报仇最终成功,但是关巧红的复仇却还没有开始,使得整个电影的腔调略带着一些忧伤。另外,整部电影还在叙事上制造了模糊和暧昧的氛围,使得电影的很多场景像是一个梦境,人物的思想观念让观众困惑,比如蓝青峰为什么要杀害和自己交情较好的亨德勒、李天然为什么会在屋顶上骑自行车......电影在总体表达上还涉及到一些滑稽的内容,比如李天然穿着唐凤仪的衣服在屋顶上出没,衣服并没有遮盖李天然的身躯;蓝青峰杀死守卫在被朱潜龙发现之后说守卫是自己睡死的。

四、道义的表达

道义是植根于我国古代社会的一种伦理道德规范,也是在民间社会用来规范人们行为规范的一种社会秩序。在侠客文本文学作品中,道义在其中占据十分重要的地位,虽然每个英雄的出身不同,但是具备侠客精神的人往往都会表现为自己个性的一面。

在侠客文本文学作品那种主人公在狭义的基础上行侠仗义,所有的道德伦理都被分为正邪两派,但是在姜文的电影处理中世间不仅仅是正邪两派的,在不同社会处境下一个人的正邪身份则是可以转换的。

以蓝青峰为典型,在电影的表达中李天然是一个受害者的形象,美国人亨德勒医生是一个被杀死的无辜的人。在过去,是蓝青峰和亨德勒救了李天然,这个时候从中国道义角度上来看,蓝青峰是一个救世主,但是随着电影剧情的发展,人们发现蓝青峰救助李天然仅仅是将他 看做是一个拉拢朱潜龙的棋子。在亨德勒想要将蓝青峰的野心告诉李天然的时候,蓝青峰不惜将和自己交情甚好的亨德勒杀死,并在之后编造谎言将自己的意图嫁祸给亨德勒。这个时候看蓝青峰是一个道德丧失的人。

但是将蓝青峰这个角色放在整个电影的时代大背景来看,蓝青峰属于另外一种意义上的侠,他用生命书写着自己认为的道义。蓝青峰是辛亥革命的元老,他认为的道义是谋求国家发展,哪怕在这个过程中自己成为刽子手。蓝青峰为了国家发展牺牲了自己的两个儿子,在将要失去李天然的时候他说自己将要牺牲自己的第三个儿子。为了避免让祖国落入到日寇手中,蓝青峰最终选择牺牲自己。蓝青峰的形象是复杂多样的,李天然的形象塑造也是十分多样的, 他在复仇的过程中跨越了和关巧红一样的家仇,最终杀死了朱潜龙和根本一郎,救出了蓝青峰。可见,李天然明知道蓝青峰杀死了自己的再生父亲亨德勒,但是受蓝青峰的为国捐躯思想感化抛却了家仇,选择了国家仇恨这个大的方向。

五、结语

综上所述,经过改编之后的《邪不压正》和文学文本著作《狭隐》相比是姜文创作的一个创新体现。在改编的过程中姜文坚持自己的个人风格,对文本内容大幅度改编,最终使得上映的电影得到了两极化的评价。这种改编使得晦涩的文学文本搬到荧幕,让更多的人看到了作品,但是在审视电影的时候观众也需要认识到电影所具备的个人化特点,辩证看待这种改编的利弊,从而从多个角度上来更好的理解作品。


本文来源:《视听》:http://www.zzqklm.com/w/xf/9501.html

网络客服QQ: 沈编辑

投诉建议:0373-5939925    投诉建议QQ:

招聘合作:2851259250@qq.com (如您是期刊主编、文章高手,可通过邮件合作)

地址:河南省新乡市金穗大道东段266号中州期刊联盟 ICP备案号:豫ICP备11023190

【免责声明】:中州期刊联盟所提供的信息资源如有侵权、违规,请及时告知。

关注”中州期刊联盟”公众号

核心期刊为何难发?

论文发表总嫌贵?

职院单位发核心?

扫描关注公众号

论文发表不再有疑惑

在线留言